银月er

专专心心写狗血【。

文笔差,脑洞无逻辑,一写全是ooc。
偶尔涂鸦一下三岁小朋友的画【。

缪水梦三推/刀剑乱舞/es/ichu/v家/227

过激安清果鸟泉真

欢迎找我玩www

【大和守安定中心向】孔乙安

*原著《孔乙己》,作者迅哥儿
*ooc的,没什么笑点【。而且看起来只有安定出场了
*只是魔改,只是魔改。
*场主——审神者xx
*小声嘀咕(私心加了纳米含量的安清)

  江户的道场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都是当街一个曲尺形的大木台,台旁边预备着刀剑,可以随时练剑。
  学剑的人,傍午傍晚散了学,每每花四文铜钱,练一回剑,——这是二十多年前的事,现在没回要涨到十文,——在台上站着,酣畅的练着刀法;倘肯多花一文,便可以买一碟油豆腐或者金平糖做补充体力的吃食了,如果出到十几文,那就能买一份套餐。但这些顾客,多是单衣帮(穿不起羽织x),大抵没有这样阔绰。只有穿羽织的,才踱进木台旁边的道场内,要茶要菜,慢慢地练剑。
  我从十二岁起,便在镇口的试卫馆里当伙计,场主说,样子太傻,怕伺候不了羽织主顾,放在外面做点事罢。外面的单衣主顾虽然容易说话,但唠唠叨叨缠夹不清的也很不少。
  他们往往要亲眼看着刀剑从柜子里拿出,看过刀鞘内的刀是否有损坏,又亲看将刀剑擦干净,然后放心;在这严重监督之下,拿假/坏刀也很难。所以过了几天,场主又说我干不了这事。幸亏荐头的情面大,辞退不得,便改为专管刀剑的一种无聊职务了。
  我从此便整天的站在木台旁专管我的职务。虽然没有什么失职,但总觉有些单调,有些无聊。场主是一副凶面孔,主顾也没有好声气,教人活泼不得;只有大和守安定到来,才可以笑几声,所以至今还记得。
  大和守安定是在木台上练剑而穿羽织的唯一的人。他身材很高瘦;青白脸色,脸颊上时常带些伤痕;一头乱蓬蓬的黯蓝的头发。穿的虽然是羽织,可是又活力又干净,似乎穿的是什么魔力的衣裳。他对人说话,总是满口oraoraora 教人半懂不懂的。因为他姓大和守,别人便从描红纸上的“苟利武士生死以,岂因安定趋避之。”这教人半懂不懂的外号里,替他取下一个绰号,叫作大和守安定。
  大和守安定一到木台,所有练剑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大和守安定,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他不回答,对台下说,“练两回剑,要一碟金平糖。”便排出九文大钱。
  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偷人家东西了!”大和守安定睁大眼睛说,“你们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偷了冲田家的刀(fusangshen),吊着打!”
  大和守安定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窃(tou)刀(ren)不能算偷……窃(tou)刀(ren)!……为武(ai)士(qing)事业献身,能算偷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oraoraora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木台上下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大和守安定原来也学过剑,但终于没有进道场,又不会营生;于是愈过愈穷,弄到将要讨饭维生了。幸而劈得一手好柴,便替冲田家劈劈柴,换一碗饭吃。
  可惜他又有一样坏脾气,便是好喝懒做。坐不到几天,便连人和冲田家的刀(ren),一齐失踪。如是几次,叫他去劈柴的人也没有了。大和守安定没有法,便免不了偶然做些肮脏的交易。但他在我们道场,品行却比别人都好,就是从不拖欠;虽然间或没有现钱,暂时记在粉板上,但不出一月,定然还清,从粉板上拭去了大和守安定的名字。
  大和守安定练了一会儿剑,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旁人便又问道,“大和守安定,你当真精通剑术么?”大和守安定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
  他们便接着说道,“你怎的连半个武士也捞不到呢?”大和守安定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又是全是性能一流难以上手之类,一些不懂了。
  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台上下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着笑,场主决不责备的。而且场主见了大和守安定,也每每这样问他,引人发笑。安定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便只好向孩子说话。有一回她对我说道,“你学过剑么?”我略略点一点头。她说,“学过,……我便考你一考。新选组一番队组长,怎样说的?”我想,gay里gay气的人,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大和守安定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能说罢?……我教给你,记着!这个名字应该记着。将来做场主的时候,吹牛x要用。”我暗想我和场主的等级还很远呢,而且那些场主也从不将新选组挂在嘴边;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他道,“谁要你教,不就是冲田总司么?”
  大和守安定显出极高兴的样子,将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柜台,点头说,“对呀对呀!……冲田总司还有沖田総司、Okita Souji、おきた そうじ、chongtianzongsi等共四样写法,你知道么?”
  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
  大和守安定刚把笔记本翻出,想翻给我看,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有几回,邻舍孩子听得笑声,也赶热闹,围住了大和守安定。他便给他们金平糖吃,一人一颗。
  孩子吃完糖,仍然不散,眼睛都望着碟子。大和守安定着了慌,将碟子罩住,弯腰下去说道,“不多了,我已经不多了。”直起身又看了一眼,摇头说,“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ora。”
  于是这一群学生都在笑声里走散了。
  大和守安定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
  有一天,大约是中秋节刚过两三天,场主正在慢慢的结算账单,忽然说,“大和守安定长久没有来了。还欠十九个钱呢!”
  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
  一个练剑的人说道,“他怎么会来?……他被人家打伤休学了。”场主说,“哦!”
  “他总仍旧是交易。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交易到刀匠那里去了。那里的人,交易得的么?”
  “后来怎么样?”
  “怎么样?先唱征服,后来是打,打了大半夜,再打折了整根马尾。”
  “打折了怎样呢?”
  “怎样?……谁晓得?兴许是死了。”场主也不再问,仍然慢慢的算ta的账单。
  中秋过后,秋风是一天凉比一天,看看将近初冬;我整天的靠着火,也须穿上棉袄了。
  一天的下半天,没有一个顾客,我正合了眼坐着。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练一回剑。”这声音虽然极低,却很耳熟。看时又全没有人。
  站起来向外一望,那大和守安定便在木台下下坐着。他脸上黑而且瘦,已经不成样子;穿一件破单衣,盘着两腿,下面垫一个蒲包,用围巾在肩上挂住;见了我,又说道,“练一回剑。”
  场主也伸出头去,一面说,“大和守安定么?你还欠十九个钱呢!”
  大和守安定很颓唐的仰面答道,“这……下回还清罢。刀要好。”
  场主任然同平常一样,笑着对他说,“大和守安定,你又同他人交易了!”
  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辩,单说了一句“不要取笑!”
  “取笑?要是不交易,怎么会打断马尾?”
  大和守安定低声说道,“跌断,跌,跌……”
  他的眼色,很像恳求场主,不要再提。
  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人,便和场主都笑了。我取了刀,拿过去,放在台阶旁。
  他从羽织里摸出四文大钱,放在我手里,见他满手是玉刚。原来他便用这手交易的。
  不一会儿,他(仅凭双手艰难地练剑 →_→)练完剑,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坐着用这手,慢慢走去了。
  自此以后,又长久没有看见大和守安定。到了年关,场主拿着账单说,“大和守安定还欠十九个钱呢!”到第二年的端午,又说“大和守安定还欠十九个钱呢!”
  到中秋可是没有说,再到年关也没有看见他。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大和守安定的确是和人私奔了。

*和谁跑了?某冲田家的可爱打刀啊(●´∇`●)
*结局就是,傻安成功的和刀匠交易成功成功地带着清光一起跑了xxx(瞎说的)
*肮脏的交易是什么.....自己猜去(x)
*中秋节前后......还挺应景的x
 

画了一下沙雕亲友 @非酋 的女装大佬包丁


我知道很粗糙很难看【。

懒得加背景x

【安清】皇族公主,恶魔校草深深爱(1)


*看到题目就知道了吧哈哈哈哈没错是在玩那个梗
*梗源:http://yinyue808.lofter.com/post/1eb47cfd_10c3389a
*安清x清水x中长
*神经病向
*多cp乱入
*ooc有,慎入!
*也不知道算不算私设x
皇族公主:安定    
恶魔校草:清光
皇族皇帝:冲田总司    
清光表妹恶魔二小姐:蜂须贺
(假)恶魔大小姐:长曾祢
恶魔三小姐:浦岛
人气天使偶像:乱
可爱纯洁小天使:粟田口一家
温暖人心天使王子:一期
安定好友帅气又强大魔女:兼定
时尚魔界设计师兼定迷弟:堀川
校园三清洁工:三大枪(真实身份:三枪集团三头目)
可爱聪明机灵校长:审神者
风雅文系班主任:歌仙
*世界观:男女平等,性别不重要。比如说魔女这种职业可以由男性来做。精灵、天使、恶魔和人类四类共存,每个种族都有一个皇帝。
*小长篇,娱乐向,谢谢喜欢
*尽量模仿了玛丽苏文笔(不你),没错这就是一篇玛丽苏文
*这大概是我黑自己黑的最惨的一次x
*欢迎捉虫(づ◡ど)文笔差就凑合着看吧
如果可以接受以上,我们继续开始吧(づ◡ど)

早上,圣克洛里斯·刀剑乱舞·本丸学院
  “公主,这边请——”
  伴随着一个看起来可以打死一头牛的五大三粗的黑衣保镖的声音,一位蓝发男子从车上下来了。
  “哇!你看——那个人好漂亮!”“妈妈我看到了天使!”“!他是谁!!!我要嫁给他”
  同学们的议论声此起彼伏,显然,他们都被这位男子俘获了心。
  男子笑了一下,轻声说道:“同学们,早上好。”
  顿时,天上有些唯美的樱花瓣飘了下来,是下了场樱花雨。
  男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道:“对不起。我心情好的时候就会‘樱吹雪',也就是下樱花雨。如果花瓣落到了大家身上真是抱歉了。”
  而他的保镖则迅速地让人将这些花瓣打扫干净。
  可还是有位手快的女同学捡起花瓣来看了一下。当她认出这是什么花瓣时,她震惊地大声喊了出来:“这、这是......万年结一次花的万叶樱的花、花瓣?!”
  没有人不相信她的话,她可是精灵世家的大小姐,植物系的天才!在场同学全都震惊了——这究竟是何方神圣!?
  望着男子离去的背影,在旁边扫着地的日本号突然嘟囔了一句:“诶哟,这不是皇族的公主吗。嘛,算了,不关我什么事,继续扫地。扫完地好喝酒!”他又加快了打扫的速度。
  今天的圣克洛里斯·刀剑乱舞·本丸学校,注定不安定。

早上(同时间段),地狱十八层
  “喂喂,清光,快点!要迟到了!”和泉守兼定骑着他的梦幻扫帚望月在清光面前催促道。
  “是,是,别急,还早呢。”清光继续悠悠地涂着他的指甲油,是地狱业火的红。“说起来,今天国广的新系列服装首秀,你不去看?”
“诶哟小少爷啊我倒是想去看,可老爷遣我送你去学校——今天开学日嘛。所以说ball ball你老你快点行吗我还得赶回去看我老婆呢!”和泉守现在只想一扫帚将清光打晕然后把他搬到学校去。
  可是很显然,他不会下手,也不能下手。
毕竟,谁会无缘无故去打一个能大闹地狱十八层、连所罗门王都谦让三分、在恶魔界称第二都没人敢称第一的恶魔第一天才。
  再说了,他还是自己的好朋友。和泉守在心里默默念叨着。
  清光涂好了指甲油,吹了吹,想让它干得更快。
  “好了好了,走吧。”清光眼看指甲油干得差不多了,起身说道。
  和泉守闻之大喜,正准备运用魔力驱动扫帚飞起来时,“嗖——”,只见一道黑影从他身边飞过。
  “......加州清光有翅膀了不起啊!”
  “如果不服气的话,就来追我吧~如果追的到我,就算你赢!赢了的人可以惩罚输了的人!”清光在远处稍停下来对和泉守说道,还闪了一个wink,随后又继续向前飞。
  “恶不恶心啊!!!”和泉守也赶忙追了上来。
  他们之间,隔着一段很长的距离。
  看着身后的和泉守怒气冲冲的样子,清光不由“噗呲”一笑。笑归笑,清光可一秒钟都不敢放松,全速向前飞。毕竟兼定可是近百年来魔女界中难得一见的天才,驾驭得了号称“大陆最强扫帚”的望月,不仅飞行速度是全大陆第一的,魔法技能也数一数二。他现在追不上清光很明显是放水了的。
  可下一秒,清光就后悔了。
  ——这个人怎么会放水!!
  “清光,在想什么呢?”
   和泉守的声音,突然从自己身后传来,吓得清光一声怪叫。
   紧接着,和泉守抓住了清光的翅膀。
  “疼疼疼......你就不能抓轻点吗!!”
  “行啊。”和泉守微笑着回他。
  “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个要求。”
  清光看着和泉守这个少有的灿烂微笑突然感觉全身一寒。
  “就在今天内,找到你的恋人。记住,我赢了哦。”
  哇和泉守兼定坑人不带这样坑的吧!!!不就是耽误了你看你老婆的服装秀吗!!要不要这样欺负单身狗啊!!!!清光在心里大声吐槽道。
  “哼,我接受。”
  ——但是很显然的,这种要求对于清光来说就是小菜一碟,从小到大,他收到的情书都能堆满一个图书室了。
  而且......
  谁叫清光是圣克洛里斯的“恶魔校草”呢?
 
 

 

*注释(x):
【圣克洛里斯·刀剑乱舞·本丸学校】
什么界的人都招,是大陆上最强大最厉害的学校,招收对象仅限于皇家贵族、达官贵人、政治人物和天才。

【精灵】
尖耳朵,背后有蝉翼般薄薄的双翼,一般来说翅膀颜色与眼睛颜色一样,面容姣好。亲和大自然,对植物的感知度很高。居住在精灵森林。

【恶魔】
头上有俩红色的小尖角,生有黑色双翼。具有诱惑性。能使用火系和电系的魔法。每个恶魔都拥有自己的特技(?)。居住在地狱。

【天使】
纯洁可爱聪明善良长得好,比较高贵也高傲。数量稀少。背后有白色双翼,天使之皇是四翼的。每个天使的左/右耳处会有一个专属自己的印记,形状是自己的翅膀。会吟唱圣歌和灵咒,具有净化心灵的特技。不会魔法。居住在天堂。

【人类】
什么职业都有,什么特征都有,可以使用魔法。每个人的魔法属性都会不一样。外貌上没什么特征是最大的特征。皇族是人类阶级中最高一层。居住在本陆。

【大陆】
全名刀剑大陆,是代号为DMM的人类发现的大陆,分为两块,一块是本陆一块是精灵森林。天堂在大陆上方,地狱在大陆下面。魔力充沛,在空气里,随时可以调动。魔力最充沛的地方是本陆和精灵森林的交界点,只有各族皇帝才能去往。

【皇帝】
顾名思义,管理自己大陆的一切,一个种族一个皇帝。

【望月】
千百年来无人能驾驭,仿佛有自己的思想,不会让能力不足的人坐上它。鲶尾心水它很久,可最后被和泉守夺得。

【生殖】
所有种族的生殖系统和正常人类的是一样的,但是同性也可以生孩子。

*文写得我尬死了...
*设定比正文多系列
*相信我这不是我正常的文风......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写玛丽苏文文风就变得那么玛丽苏(不你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决定了我要写这篇文!
纯玛丽苏那种!
太有意思了hhhhhhh
*占tag致歉

追加:文已经写了,由于我是个不会弄链接的废人,所以想看文就搜一下这个题目(你走)

极化了!!!!!!!!
极化极化极化极化!!!!!
极胁!!!
啊啊啊啊啊啊胁差组都好好看!!我!
我要暴风哭泣!!!!!!!!
青江!!!!
鲶尾!!!!
骨喰!!!!
堀哥!!!!
哇哇哇哇这个高马尾鲶!!!我的天!!!
还有这个小辫子骨喰!!!!!
以及这个帅气无比的堀哥!!!!!
maya我爱死官方爱死teku爱死白峰了!!
我爱死胁差们了!!!
我爱死这个辣鸡游戏了!!!
愛しています!!!

真的太高兴了所以一听到这个消息后就在床上滚来滚去傻乐了十分钟x

飘花.jpg

立个flag,如果我寒假结束时还没有get到极化鲶骨,我就写5篇胁差组文!!!(突然怂)

【兼堀】汗流浃背


*大家好这里语死早以及无逻辑,今天给大家表演一下什么叫真正的尬文x
*性转请注意
*私设:两人就读于同一所学校,恋爱中
           兼定:高二学姐,擅长体育
           堀川:高一学妹,贤妻良母x
*ooc,慎入
*大概算是小甜饼x
如果能接受以上,那我们就开始吧(づ◡ど)

xx篮球场
  夏日的天气,总是这么的闷热烦躁啊。
  而且对于刚刚打完篮球赛的兼定来说,这天气更是雪上加霜。
  “啧——”将手臂遮在额上,想以此去挡住太阳灼灼的光,却丝毫没有用。
  不行啊——太热了!整个人身上都是运动过后的汗,黏糊糊的,很不舒服。
  而且刚刚还不小心犯了几个低级错误......越想越烦躁,这鬼天气干脆去死好了!!
  快点回家冲凉换衣服吧。说起来堀川去哪了?刚刚比赛时还很兴奋地给我加油助威的,现在人都找不到了。
  兼定四处寻觅着堀川的身影,逐渐开始不安起来。离比赛结束都快有一小时了诶!怎么哪都不在?没等我?不可能!那......不会被人拐跑了吧这笨蛋!
  正当兼定烦躁的想骂人时,他听到了轻轻的脚步声。
  “学姐!”堀川开心地拿着瓶冰水跑了过来。“来,给。”
  和泉守兼定一把抱住了堀川。
  “跑哪里去了.....”让人好担心啊。
  “因为看学姐在赛场上汗流浃背的,所以刚刚比赛一结束就去买水了。可是人太多了所以有点晚。让你久等了。”两个人抱在一起真的非常的热,而且又黏糊糊的很难受,但是堀川还是非常高兴——学姐原来这么关心我啊。
  “诶,刚刚比赛好累呀。堀川你喂我喝水嘛。”
  看着怀中撒娇的可爱恋人,堀川不由得“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好好好,不过先放开我再说吧。”
  和泉守乖顺地收回了手。
  堀川将一瓶冰水的盖子扭开,再仔细地喂给和泉守喝,看起来就像是在照顾一个可爱的婴儿一样。
  她只喂了一小点就缩回了手,将瓶盖重新盖好。
  “欸,我还想喝......”
  “不行了,很容易呛到的,而且也不好喂。”
  的确,堀川整整矮和泉守一个头,要想够到她的嘴得踮起脚才行,真的很麻烦。
  “那......我们开始比赛吧!谁最后跑到前面的公园入口谁就得答应对方一个要求。那么,3、2、1,开始!”和泉守不等堀川做出反应就飞快地跑了起来。
  看着恋人奔跑的背影堀川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耍无赖的自家恋人,也很可爱啊。
  可是当她要追上去时,她突然顿住了。
  诶等等为什么学姐洁白的运动服上会有一抹隐隐约约的浅葱色?
  难不成是......内衣带子?!!
  堀川暗叫一声不好。毕竟大热天的,运动服自然做得很清凉透气,很薄。再加上刚刚剧烈运动过后身上留了不少的汗,衣服很容易被汗黏住,所以内衣也很容易被看见。而且因为汗出得太多了的缘故,这个内衣感觉是直接套在外面的,只要随意一瞥都能看到款式是什么了。
  而此时,如果堀川没看错的话,和泉守不远处的前面有一名穿着运动服的老师,后面还有一队学生举着小旗子背着小书包的,大概是郊游的。那么多人!!!!不行不行!不能让别人看见!!!
  “学姐!!!学姐!”堀川一边用最大音量喊着一边用最快的速度跑着。
  可和泉守一个体育特长生,跑得自然非常快,已经甩掉堀川一段距离了。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堀川的喊声自然也化为一缕清风消 散了,哪还听得见呢?
  “学姐!学姐!!”啧,可恶!远处的和泉守显然没听见。没办法了那只能......
堀川手脚麻利地翻起了栏杆抄起了近路,动作十分熟练。身为三好学生的堀川之所以能这样,是因为上初中时和泉守很爱赖床,每次上课都是要踩点的,而堀川也自然跟着她练就了这一身本领x。
  啊学姐好像减速了,就是现在!
  堀川终于追回一段距离了,她连忙大声喊:“学姐!!!快停下!!”
  和泉守听到后怔了怔,很疑惑地回头看着国广,动作也停了下来。
  “堀川发生什么事......”
  和泉守话还没说完堀川就已经跑到她身后并一把抱住了她。
  而那队郊游的学生们也正叽叽喳喳地从她们身边走过。
  “到底怎么了啊,堀川?”
  和泉守十分不解。堀川不是那种争强好胜看着自己要赢了就迫使自己停下的那种人,而现在什么事也没发生,所以她不是很能理解为什么堀川反应如此之激烈。而且在大太阳下抱着不得不说真的是十分难受的。
  “那个......嗯......内、内衣......”堀川一脸害羞地说着,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都听不见了。
  “嗯,什么?再说一遍?”
  “.....内衣带子......”声音还是一样的小。
  “堀川再大声点嘛。”
  这次堀川不说了直接伸手逮了一下她的内衣带子。
  “///////对、对不起学姐我不是有意的!!!只是这个太明显了而已!//////////”

  太阳下,两人的脸比太阳还要红。

*一篇日常写出了一种大片风x
*逻辑?常识?不存在的
*从篮球场到公园大门大概1.5km,堀川抱兼桑是在大概1km处

【安清】请你吃东西


*一个很短的段子
*也许ooc
*也许是小甜饼x
*清光第一人称

  今天晚上吃什么好呢......走在大街上的我突然想道。
  也许是因为想事情而看起来非常漫不经心的样子,走在前面的安定突然转头看向我说道:“想什么呢,这么心不在焉的样子。”语气分明带着丝不满。
  “没什么,只是想吃什么好。”
  “啊,对了,说到吃的,我有个主意。”
  “嗯?什么?”
  “我请你去吃‘街吧’吧!”
  “???!!?!”
  也许是看我一脸疑惑,他又重复了一遍:“我请你吃‘街吧’吧!”
  jb??!!?exm??等等????天呐——我忍不住向他扇去。
  “啪——”清脆的一声,他捂着脸一脸惊愕的看着我。
  “想不到大和守安定你是这种人!!!!”
  “蛤?什么人?你怎么突然打人啊!”
  “你自己知道!”我板着脸快步走开,他却恍然大悟地拉住了我的手,然后笑着对我说道:“哈哈哈,清光你该去看看耳朵了。”
  这个不要脸的人还好意思说我?“什么我该去看耳朵!你才该去看心理医生吧!”原本以为他又要说什么话来反驳我,可只见他一本正经地拉着我快步走到街道拐角处,指着一家干净朴素的小店对我说道:“嗯,‘街吧’。”
  我抬头一看,不大不小的店招牌清清楚楚地写着店的名字“街吧(jbar)”。
  唰地我的脸顿时红彤彤的。
  “嗯?怎么了?有什么感想吗?”
  “不......我......//////”
  “不过呢,”,他轻轻地凑到我耳边,对我小声的说道:“如果清光真的想吃的话我也不介意哦~”。
  “怎么可能不介意了了!!!!!”
  某人的脸比猴屁股还红了呢。

  之后两人还是去这家店吃了晚餐。
  “不打算赔偿我吗?”安定一脸灿烂地笑着对我说。
   “赔偿什么?”
  “无缘无故打我一巴掌啊,现在脸还疼着呢。”他指了指刚刚我扇的那里。有点红肿,好像真的下重手了呢......
  “对不起啊安定。”我十分抱歉地说道。
“诶,也太没诚意了吧?动动嘴皮子可不能抚慰你受伤的可爱男友的心啊。”
“那...那就......”
我一个狠心将嘴凑到坐在对面的他的脸旁,对着被打的地方轻轻地吻了下去。“痛痛飞走了。”

事后才意识到自己好像做了蠢事的清光已经被安定取了一个“痛痛小天使”的外号。

*街吧这家店是真的存在的,这就是刚刚去买奶茶时看到店名突然写的一篇文。
*我也不知道安定说清光想吃的是啥(づ◡ど)
*看不懂也许多念几次店名就知道了?
*也许是荤段子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