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月er

专专心心写狗血【。

头像p站ID=3643460(藤织)

请假

我去世!!!!!!!

辣鸡学校不给带电子产品还是全寄宿制的!!!!!

更不了文!!!!

吃不了粮!!!!

我现在就想原地去世【。


暴风哭泣.JPG


所以请个假

到假期才能回来浪【。


不过绝对不会弃坑的!

在学校也有写文的!!


好了扯完了

继续受学校的摧残去(bushi)


P.S.国庆节应该能回来吧......?

【安清】皇族公主,恶魔校草深深爱(1)


*看到题目就知道了吧哈哈哈哈没错是在玩那个梗
*梗源:http://yinyue808.lofter.com/post/1eb47cfd_10c3389a
*安清x清水x中长
*神经病向
*多cp乱入
*ooc有,慎入!
*也不知道算不算私设x
皇族公主:安定    
恶魔校草:清光
皇族皇帝:冲田总司    
清光表妹恶魔二小姐:蜂须贺
(假)恶魔大小姐:长曾祢
恶魔三小姐:浦岛
人气天使偶像:乱
可爱纯洁小天使:粟田口一家
温暖人心天使王子:一期
安定好友帅气又强大魔女:兼定
时尚魔界设计师兼定迷弟:堀川
校园三清洁工:三大枪(真实身份:三枪集团三头目)
可爱聪明机灵校长:审神者
风雅文系班主任:歌仙
*世界观:男女平等,性别不重要。比如说魔女这种职业可以由男性来做。精灵、天使、恶魔和人类四类共存,每个种族都有一个皇帝。
*小长篇,娱乐向,谢谢喜欢
*尽量模仿了玛丽苏文笔(不你),没错这就是一篇玛丽苏文
*这大概是我黑自己黑的最惨的一次x
*欢迎捉虫(づ◡ど)文笔差就凑合着看吧
如果可以接受以上,我们继续开始吧(づ◡ど)

早上,圣克洛里斯·刀剑乱舞·本丸学院
  “公主,这边请——”
  伴随着一个看起来可以打死一头牛的五大三粗的黑衣保镖的声音,一位蓝发男子从车上下来了。
  “哇!你看——那个人好漂亮!”“妈妈我看到了天使!”“!他是谁!!!我要嫁给他”
  同学们的议论声此起彼伏,显然,他们都被这位男子俘获了心。
  男子笑了一下,轻声说道:“同学们,早上好。”
  顿时,天上有些唯美的樱花瓣飘了下来,是下了场樱花雨。
  男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道:“对不起。我心情好的时候就会‘樱吹雪',也就是下樱花雨。如果花瓣落到了大家身上真是抱歉了。”
  而他的保镖则迅速地让人将这些花瓣打扫干净。
  可还是有位手快的女同学捡起花瓣来看了一下。当她认出这是什么花瓣时,她震惊地大声喊了出来:“这、这是......万年结一次花的万叶樱的花、花瓣?!”
  没有人不相信她的话,她可是精灵世家的大小姐,植物系的天才!在场同学全都震惊了——这究竟是何方神圣!?
  望着男子离去的背影,在旁边扫着地的日本号突然嘟囔了一句:“诶哟,这不是皇族的公主吗。嘛,算了,不关我什么事,继续扫地。扫完地好喝酒!”他又加快了打扫的速度。
  今天的圣克洛里斯·刀剑乱舞·本丸学校,注定不安定。

早上(同时间段),地狱十八层
  “喂喂,清光,快点!要迟到了!”和泉守兼定骑着他的梦幻扫帚望月在清光面前催促道。
  “是,是,别急,还早呢。”清光继续悠悠地涂着他的指甲油,是地狱业火的红。“说起来,今天国广的新系列服装首秀,你不去看?”
“诶哟小少爷啊我倒是想去看,可老爷遣我送你去学校——今天开学日嘛。所以说ball ball你老你快点行吗我还得赶回去看我老婆呢!”和泉守现在只想一扫帚将清光打晕然后把他搬到学校去。
  可是很显然,他不会下手,也不能下手。
毕竟,谁会无缘无故去打一个能大闹地狱十八层、连所罗门王都谦让三分、在恶魔界称第二都没人敢称第一的恶魔第一天才。
  再说了,他还是自己的好朋友。和泉守在心里默默念叨着。
  清光涂好了指甲油,吹了吹,想让它干得更快。
  “好了好了,走吧。”清光眼看指甲油干得差不多了,起身说道。
  和泉守闻之大喜,正准备运用魔力驱动扫帚飞起来时,“嗖——”,只见一道黑影从他身边飞过。
  “......加州清光有翅膀了不起啊!”
  “如果不服气的话,就来追我吧~如果追的到我,就算你赢!赢了的人可以惩罚输了的人!”清光在远处稍停下来对和泉守说道,还闪了一个wink,随后又继续向前飞。
  “恶不恶心啊!!!”和泉守也赶忙追了上来。
  他们之间,隔着一段很长的距离。
  看着身后的和泉守怒气冲冲的样子,清光不由“噗呲”一笑。笑归笑,清光可一秒钟都不敢放松,全速向前飞。毕竟兼定可是近百年来魔女界中难得一见的天才,驾驭得了号称“大陆最强扫帚”的望月,不仅飞行速度是全大陆第一的,魔法技能也数一数二。他现在追不上清光很明显是放水了的。
  可下一秒,清光就后悔了。
  ——这个人怎么会放水!!
  “清光,在想什么呢?”
   和泉守的声音,突然从自己身后传来,吓得清光一声怪叫。
   紧接着,和泉守抓住了清光的翅膀。
  “疼疼疼......你就不能抓轻点吗!!”
  “行啊。”和泉守微笑着回他。
  “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个要求。”
  清光看着和泉守这个少有的灿烂微笑突然感觉全身一寒。
  “就在今天内,找到你的恋人。记住,我赢了哦。”
  哇和泉守兼定坑人不带这样坑的吧!!!不就是耽误了你看你老婆的服装秀吗!!要不要这样欺负单身狗啊!!!!清光在心里大声吐槽道。
  “哼,我接受。”
  ——但是很显然的,这种要求对于清光来说就是小菜一碟,从小到大,他收到的情书都能堆满一个图书室了。
  而且......
  谁叫清光是圣克洛里斯的“恶魔校草”呢?
 
 

 

*注释(x):
【圣克洛里斯·刀剑乱舞·本丸学校】
什么界的人都招,是大陆上最强大最厉害的学校,招收对象仅限于皇家贵族、达官贵人、政治人物和天才。

【精灵】
尖耳朵,背后有蝉翼般薄薄的双翼,一般来说翅膀颜色与眼睛颜色一样,面容姣好。亲和大自然,对植物的感知度很高。居住在精灵森林。

【恶魔】
头上有俩红色的小尖角,生有黑色双翼。具有诱惑性。能使用火系和电系的魔法。每个恶魔都拥有自己的特技(?)。居住在地狱。

【天使】
纯洁可爱聪明善良长得好,比较高贵也高傲。数量稀少。背后有白色双翼,天使之皇是四翼的。每个天使的左/右耳处会有一个专属自己的印记,形状是自己的翅膀。会吟唱圣歌和灵咒,具有净化心灵的特技。不会魔法。居住在天堂。

【人类】
什么职业都有,什么特征都有,可以使用魔法。每个人的魔法属性都会不一样。外貌上没什么特征是最大的特征。皇族是人类阶级中最高一层。居住在本陆。

【大陆】
全名刀剑大陆,是代号为DMM的人类发现的大陆,分为两块,一块是本陆一块是精灵森林。天堂在大陆上方,地狱在大陆下面。魔力充沛,在空气里,随时可以调动。魔力最充沛的地方是本陆和精灵森林的交界点,只有各族皇帝才能去往。

【皇帝】
顾名思义,管理自己大陆的一切,一个种族一个皇帝。

【望月】
千百年来无人能驾驭,仿佛有自己的思想,不会让能力不足的人坐上它。鲶尾心水它很久,可最后被和泉守夺得。

【生殖】
所有种族的生殖系统和正常人类的是一样的,但是同性也可以生孩子。

*文写得我尬死了...
*设定比正文多系列
*相信我这不是我正常的文风......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写玛丽苏文文风就变得那么玛丽苏(不你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决定了我要写这篇文!
纯玛丽苏那种!
太有意思了hhhhhhh
*占tag致歉

追加:文已经写了,由于我是个不会弄链接的废人,所以想看文就搜一下这个题目(你走)

极化了!!!!!!!!
极化极化极化极化!!!!!
极胁!!!
啊啊啊啊啊啊胁差组都好好看!!我!
我要暴风哭泣!!!!!!!!
青江!!!!
鲶尾!!!!
骨喰!!!!
堀哥!!!!
哇哇哇哇这个高马尾鲶!!!我的天!!!
还有这个小辫子骨喰!!!!!
以及这个帅气无比的堀哥!!!!!
maya我爱死官方爱死teku爱死白峰了!!
我爱死胁差们了!!!
我爱死这个辣鸡游戏了!!!
愛しています!!!

真的太高兴了所以一听到这个消息后就在床上滚来滚去傻乐了十分钟x

飘花.jpg

立个flag,如果我寒假结束时还没有get到极化鲶骨,我就写5篇胁差组文!!!(突然怂)

不不不我真的不是骨黑
我明明是个正直的鲶骨婶(づ◡ど)

请相信我说不画够辫子的理由!!
1和2绝对真实!
看我多有良心(你走)

@彼方 好看吗?x

【兼堀】汗流浃背


*大家好这里语死早以及无逻辑,今天给大家表演一下什么叫真正的尬文x
*性转请注意
*私设:两人就读于同一所学校,恋爱中
           兼定:高二学姐,擅长体育
           堀川:高一学妹,贤妻良母x
*ooc,慎入
*大概算是小甜饼x
如果能接受以上,那我们就开始吧(づ◡ど)

xx篮球场
  夏日的天气,总是这么的闷热烦躁啊。
  而且对于刚刚打完篮球赛的兼定来说,这天气更是雪上加霜。
  “啧——”将手臂遮在额上,想以此去挡住太阳灼灼的光,却丝毫没有用。
  不行啊——太热了!整个人身上都是运动过后的汗,黏糊糊的,很不舒服。
  而且刚刚还不小心犯了几个低级错误......越想越烦躁,这鬼天气干脆去死好了!!
  快点回家冲凉换衣服吧。说起来堀川去哪了?刚刚比赛时还很兴奋地给我加油助威的,现在人都找不到了。
  兼定四处寻觅着堀川的身影,逐渐开始不安起来。离比赛结束都快有一小时了诶!怎么哪都不在?没等我?不可能!那......不会被人拐跑了吧这笨蛋!
  正当兼定烦躁的想骂人时,他听到了轻轻的脚步声。
  “学姐!”堀川开心地拿着瓶冰水跑了过来。“来,给。”
  和泉守兼定一把抱住了堀川。
  “跑哪里去了.....”让人好担心啊。
  “因为看学姐在赛场上汗流浃背的,所以刚刚比赛一结束就去买水了。可是人太多了所以有点晚。让你久等了。”两个人抱在一起真的非常的热,而且又黏糊糊的很难受,但是堀川还是非常高兴——学姐原来这么关心我啊。
  “诶,刚刚比赛好累呀。堀川你喂我喝水嘛。”
  看着怀中撒娇的可爱恋人,堀川不由得“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好好好,不过先放开我再说吧。”
  和泉守乖顺地收回了手。
  堀川将一瓶冰水的盖子扭开,再仔细地喂给和泉守喝,看起来就像是在照顾一个可爱的婴儿一样。
  她只喂了一小点就缩回了手,将瓶盖重新盖好。
  “欸,我还想喝......”
  “不行了,很容易呛到的,而且也不好喂。”
  的确,堀川整整矮和泉守一个头,要想够到她的嘴得踮起脚才行,真的很麻烦。
  “那......我们开始比赛吧!谁最后跑到前面的公园入口谁就得答应对方一个要求。那么,3、2、1,开始!”和泉守不等堀川做出反应就飞快地跑了起来。
  看着恋人奔跑的背影堀川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耍无赖的自家恋人,也很可爱啊。
  可是当她要追上去时,她突然顿住了。
  诶等等为什么学姐洁白的运动服上会有一抹隐隐约约的浅葱色?
  难不成是......内衣带子?!!
  堀川暗叫一声不好。毕竟大热天的,运动服自然做得很清凉透气,很薄。再加上刚刚剧烈运动过后身上留了不少的汗,衣服很容易被汗黏住,所以内衣也很容易被看见。而且因为汗出得太多了的缘故,这个内衣感觉是直接套在外面的,只要随意一瞥都能看到款式是什么了。
  而此时,如果堀川没看错的话,和泉守不远处的前面有一名穿着运动服的老师,后面还有一队学生举着小旗子背着小书包的,大概是郊游的。那么多人!!!!不行不行!不能让别人看见!!!
  “学姐!!!学姐!”堀川一边用最大音量喊着一边用最快的速度跑着。
  可和泉守一个体育特长生,跑得自然非常快,已经甩掉堀川一段距离了。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堀川的喊声自然也化为一缕清风消 散了,哪还听得见呢?
  “学姐!学姐!!”啧,可恶!远处的和泉守显然没听见。没办法了那只能......
堀川手脚麻利地翻起了栏杆抄起了近路,动作十分熟练。身为三好学生的堀川之所以能这样,是因为上初中时和泉守很爱赖床,每次上课都是要踩点的,而堀川也自然跟着她练就了这一身本领x。
  啊学姐好像减速了,就是现在!
  堀川终于追回一段距离了,她连忙大声喊:“学姐!!!快停下!!”
  和泉守听到后怔了怔,很疑惑地回头看着国广,动作也停了下来。
  “堀川发生什么事......”
  和泉守话还没说完堀川就已经跑到她身后并一把抱住了她。
  而那队郊游的学生们也正叽叽喳喳地从她们身边走过。
  “到底怎么了啊,堀川?”
  和泉守十分不解。堀川不是那种争强好胜看着自己要赢了就迫使自己停下的那种人,而现在什么事也没发生,所以她不是很能理解为什么堀川反应如此之激烈。而且在大太阳下抱着不得不说真的是十分难受的。
  “那个......嗯......内、内衣......”堀川一脸害羞地说着,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都听不见了。
  “嗯,什么?再说一遍?”
  “.....内衣带子......”声音还是一样的小。
  “堀川再大声点嘛。”
  这次堀川不说了直接伸手逮了一下她的内衣带子。
  “///////对、对不起学姐我不是有意的!!!只是这个太明显了而已!//////////”

  太阳下,两人的脸比太阳还要红。

*一篇日常写出了一种大片风x
*逻辑?常识?不存在的
*从篮球场到公园大门大概1.5km,堀川抱兼桑是在大概1km处

【安清】请你吃东西


*一个很短的段子
*也许ooc
*也许是小甜饼x
*清光第一人称

  今天晚上吃什么好呢......走在大街上的我突然想道。
  也许是因为想事情而看起来非常漫不经心的样子,走在前面的安定突然转头看向我说道:“想什么呢,这么心不在焉的样子。”语气分明带着丝不满。
  “没什么,只是想吃什么好。”
  “啊,对了,说到吃的,我有个主意。”
  “嗯?什么?”
  “我请你去吃‘街吧’吧!”
  “???!!?!”
  也许是看我一脸疑惑,他又重复了一遍:“我请你吃‘街吧’吧!”
  jb??!!?exm??等等????天呐——我忍不住向他扇去。
  “啪——”清脆的一声,他捂着脸一脸惊愕的看着我。
  “想不到大和守安定你是这种人!!!!”
  “蛤?什么人?你怎么突然打人啊!”
  “你自己知道!”我板着脸快步走开,他却恍然大悟地拉住了我的手,然后笑着对我说道:“哈哈哈,清光你该去看看耳朵了。”
  这个不要脸的人还好意思说我?“什么我该去看耳朵!你才该去看心理医生吧!”原本以为他又要说什么话来反驳我,可只见他一本正经地拉着我快步走到街道拐角处,指着一家干净朴素的小店对我说道:“嗯,‘街吧’。”
  我抬头一看,不大不小的店招牌清清楚楚地写着店的名字“街吧(jbar)”。
  唰地我的脸顿时红彤彤的。
  “嗯?怎么了?有什么感想吗?”
  “不......我......//////”
  “不过呢,”,他轻轻地凑到我耳边,对我小声的说道:“如果清光真的想吃的话我也不介意哦~”。
  “怎么可能不介意了了!!!!!”
  某人的脸比猴屁股还红了呢。

  之后两人还是去这家店吃了晚餐。
  “不打算赔偿我吗?”安定一脸灿烂地笑着对我说。
   “赔偿什么?”
  “无缘无故打我一巴掌啊,现在脸还疼着呢。”他指了指刚刚我扇的那里。有点红肿,好像真的下重手了呢......
  “对不起啊安定。”我十分抱歉地说道。
“诶,也太没诚意了吧?动动嘴皮子可不能抚慰你受伤的可爱男友的心啊。”
“那...那就......”
我一个狠心将嘴凑到坐在对面的他的脸旁,对着被打的地方轻轻地吻了下去。“痛痛飞走了。”

事后才意识到自己好像做了蠢事的清光已经被安定取了一个“痛痛小天使”的外号。

*街吧这家店是真的存在的,这就是刚刚去买奶茶时看到店名突然写的一篇文。
*我也不知道安定说清光想吃的是啥(づ◡ど)
*看不懂也许多念几次店名就知道了?
*也许是荤段子x